2013年3月2日星期六

加拿大安大略省内外科医生会(CPSO)的进一步调查


Blog(博客)是原刊於201219日冷血手术的延续篇,请详细阅读。它纪录了麦文勇医生(Dr. Victor Mak)的冷血手术及不称职行为。


对麦文勇医生的投诉大纲

2008522日程先生进入位於加拿大安大略省列诒文山的旭康醫院 (York Central HospitalRichmond Hill, Ontario现更名为 Mackenzie Richmond Hill Hospital) 接受由麦医生作根治前列腺及双侧淋巴结的切除手术 (radical prostatectomy with bilateral lymph node dissection ) 麦医生是CPSO的同侪评审员。


麦医生的手术不称职及错误
  1. 麦医生未有切除左右淋巴结,只切出脂肪组织。
  2. 麦医生未有切除整个前列腺,留下了癌细胞在程先生体内。
  3. 手术中麦医生切断了程先生三条血管以致程先生在45分钟内流失了超过身体的总血液量,虽输血4公升但仍赶不及流血的速度。
  4. 手术中麦医生割穿了程先生的直肠。手术翌日麦医生对程先生处方一种有效用於治疗因肠部损伤而受感染的抗生素“Flagyl”。
  5. 随后第8天的修补直肠手术麦医生修补了程先生的尿道和前列腺手术部位。
  6. 12天程先生施第三次手术割除出血的结肠。
  7. 43天程先生逝於旭康醫院。

麦医生掩饰其专业失当及错误如下:

说谎:

麦医生多次说谎话中其一是他对程家谎言已切除了程先生的左右淋巴结及前列腺癌,而淋巴结没有癌细胞,程先生已被治愈。


隐瞒事实:

麦医生在其手术报告中隐瞒了前列腺手术中切断了三条血管。程先生於前列腺手术后8日要作修补直肠穿洞手术,麦医生是执行此手术其中一位医生。两天后麦医生才写他的前列腺手术报告但并未提及直肠受伤。


伪造手术报告:

麦医生用no single bleeding blood vessel was encountered(“连一条流血的血管也没有”) 及大流血是归咎於oozing(“渗血”) 弄致来度身定做他的手术报告去掩饰程先生於手术中流失了超过4公升的血液之事实。

麦医生是参与修补直肠手术的其中一位医生,麦医生目睹了他在前列腺手术中对程先生作出的伤害后在其度身定造的手术报告中写道caution was exercised not to injure the rectum(“我已小心没有伤害直肠”) 去掩饰,其实他已弄穿了程先生的直肠但他归咎於其他医生对程先生作直肠检查而致。

前列腺手术后日麦医生处方有效於治疗肠道损伤感染之抗生素“Flagyl”,他必然已知他已使程先生直肠受伤。


铁证:
  1. 化验室报告:设有左右淋巴结切除只切出脂肪组织。
  2. 化验室报告:麦医生遗留了癌细胞在程先生体内。
  3. 麻醉报告:证明在45分钟内流了超过身体的总血液量。
  4. CT扫描报告:证实盆腔内存在脓肿显示了手术中直肠受伤。
  5. Dr. Fiture 指出临床检查找出直肠受了伤。
  6. 医生处方“Flagyl”是治疗肠部受伤防感染的有效抗生素。
  7. Dr. Bui 大肠镜检查显示直肠受了伤。

CPSO的第一次调查

CPSO调查中不翼而飞的文件
 
程家由医院取得超过900页医疗文件。经CPSO的调查员手中不翼而飞有证据确凿的文件如下:

  1. 麻醉报告
  2. CT扫描
  3. Dr. Fiture 顾问报告
  4. 医生处方

CPSO的第一次调查决定

CPSO对程家投诉麦医生手术不称职专业失当违反CPSO的规则和法规表示投诉内容没有抵触其调查政策,法规及规章。即使重要而关键的医疗文件在调查中不翼而飞,CPSO仍裁定麦医生合乎泌尿科医生进行根治前列腺手术的标准。

第一次向Health Professions Appeal and
Review Board
HPARB要求上诉及检讨

The HPARB 以调查不足及缺乏理由把此案发还CPSO作进一步调查。HPARB的决定在2011525日於Canadian Legal Information Institute (CanLII) (加拿大法律信息研究所) 刊出:

http://www.canlii.org/en/on/onhparb/doc/2011/2011canlii31676/2011canlii31676.html

CPSO的进一步调查

CPSO要求程家再签授权书以再取神秘失踪的文件,但令人费解的是,第二次调查结果的信竟不能寄达程家。

更惊人的是,越来越多医疗证明文件在进一步调查时被移走了。

独立评审员再次关注麦医生没有解释大量失血的性质和原因。评审员再次关注麦医生的延迟手术报告及麦医生令人难以置信的只是切除了脂肪组织的左右淋巴结切除手术。更使人惊讶的是评估审查员并没有改变他原先的意见。在CPSO的调查文件中亦找不到曾提供过何种额外文件给评审员作进一步调查之用。

CPSO并没有调查程家对麦医生的8点投诉,包括: 麦医生的谎言隐瞒事实及伪造手术报告以掩饰一切,但CPSO再一次表示投诉内容没有抵触其调查政策,法规及规章,而使麦医生的手术不称职及专业失当再次得以赦免。

CPSO坚持它们的第一次调查的决定 声称麦医生合符泌尿科行医的标准。CPSO连一张支持其论点的医学文件也拿不出,它们的一切论点纯粹推测。他们缺乏基本的医学知识或甚不如一般没有医学常识的人,它们的幼稚和荒谬,更提出了不存在的虚构事物为麦医生的卑鄙行为开脱。

CPSO凭藉删除了关键的文件作出下面的歪

 1.  CPSO声言前列腺手术能致大量流血。他们接受麦医生不作解释的巨大血液流失而视之为正常。他们亦不去究其因。

2.  CPSO声言直肠受伤是前列腺手术之后才发生,因为:

a.  没有发烧
b.  白血球数字没有升高
c.  紧急修补直肠手术时没发现有脓肿
d.  抗生素处方用於防治,而不是怀疑直肠受伤
e.  前列腺手术后直肠会被削薄,可能是其他医生在检查直肠时弄穿的
f.   在肛门修补直肠

3.  CPSO声言麦医生在其延迟的手术报告中没有提及“伤及直肠”并不意味麦医生篡改他的手术报告来企图掩饰一切。

4.  CPSO声言麦医生不够充分及延迟的手术报告不会导至程先生不幸死亡的结果。

5.  CPSO声言麦医生设有被严重投诉的往绩。


证据道出事实


1.    关於大量出血:

麻醉报告证明在45分钟内流失了4公升的血液量,其规模和严重性不是麦医生所称是由oozing(“渗血”) 所做成的。专家小组委员会的主席自己是麻醉师,他不可能不知“创伤性出血”和“渗血”在手术过程中的区别。

2.    关於直肠受伤: 

a.  护士每日流程表文件记录了程先生於前列腺手术后每天发烧超过38ºC101ºF。委员会不知道何谓发烧。这些文件在调查过程中被移除了。

b. 化验室图表文件显示前列腺手术后白血球数字升高直至直肠修补后即回落。委员会不知白血球数字为何。

c.  CT扫描显示脓肿的存在。

d. 麦医生於手术前处方抗生素GentamicinAmpicillin作为预防剂,手术後立刻处方“Cipro。手术一天後再对程先生处方有效於治疗因肠道受伤而感染的抗生素Flagyl,顯然是用作治疗肠道受伤,而不是预防。

e. “削薄了直肠”是CPSO捏做出来的虚假陈述去转移麦医生手术不胜任引致程先生直肠受伤的事实,况且CPSO亦不能提出任何临床证据文件以支持其一派胡言,还偏转是其他医生对程先生指检直肠 (digital examination)所致。Dr. Fiture 的顾问报告临床检查发现在前列腺手术中程先生的直肠已被洞穿但此份报告在CPSO的两次调查过程中均未见出现,尽管程家早已持有此份铁一般的文件。

f.  所有男士都知道是经肛门检前列腺的。其中一位专家委员会是一位泌尿科医生,他/她不具备这方面的知识竟可妄下结论。

3.   关於麦医生的手术报告“没有提到直肠受伤”:

麦医生写道“我已小心没有伤害直肠”。当他亲眼目睹了修补直肠手术後作如是报告其真实性如何?麦医生等待手术後才写有利他的一份完满手术报告以其掩饰一切。

4.    关於麦医生的不充分及延迟的手术报告并不引致程先生不幸死亡
a.  程家投诉麦医生报告的真实性而非他的报告令程先生死亡。
b.  麦医生的不充分及延迟的手术报告可改变对他不利的结果。

5.   关於没有被严重投诉的往绩”:
a.  这等同说一个谋杀犯不是谋杀犯如他/她无往绩的话。
b. 究竟麦医生再要令多少条生命丧失,再有多少次掩饰,CPSO才可视之为有往绩呢?

第二次向HPARB上诉


CPSO的两次调查中,证明有罪的文件被删除用以保护不专业、不称职及失德的麦医生。CPSO是一个自我监察的政府机构却滥用其特权使其凌驾於法律之上进而赦免其局内人麦医生。CPSO忽视了程家多次查询不翼而飞的文件下落,遏止了程家长期抗争以期真相大白的权利。CPSO背弃了作为监管安大略省民医疗服务提供者质素、专业及行为道德的责任,而牺牲了省民的福祉。

程家向HPARB提供了此案中白纸黑字的铁证,证明在调查过程中确有一方或多方故意扣起重要及关键的文件,此举足以妨碍调查公正。

2013116 HPARB给予程家第二次上诉。在此次公开的上诉会中程家对麦医生的不称职不专业说谎话手术报告中隐瞒事实掩饰过失及签发不符事实的手术报告而严重违反了安大略省的健康条例作出陈述。

律师的回应

麦医生并未出席HPARB的上诉会,其律师辩护声称:
  1. CPSO对此案已作出长时间调查
  2. 评审员没有改变其第一次意见
  3. 程家质疑小组委员会会员的资格是严重的
  4. 他乐於重返上诉会解释

一份中文主流报章於2013117日报道此案。

HPARB稍后会作出决定。

2012年3月17日星期六

冷血手術


一位医生揭發一件医源性前列腺手術失误导致病人枉死的療事故

這是一宗分三部分的陳述、 內容是關於一個加拿大安大略省泌尿科專科醫生麦文勇醫生 (Dr. Victor Mak) 的​​不稱職、掩飾過失、隱瞞事實並度身訂造不真實的醫療报告所犯下一個極其殘忍的醫療違規行為。
此份陳述是根據正本的醫療病歷記錄加上專業醫療知識而寫、欲以此 Blog (博客) 來提醒加國人民注意其賴以維持健康和生命的醫療系統的公正、 誠信、水準問題而思考。
第一部份:十二天內三次大手術
第二部份:向安大略省內外科醫生會投诉 (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 of Ontario簡稱 CPSO)及其結論
第三部份:上訴和失去的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