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星期四

第二次上訴



第二次向加拿大安大略省的

衛生專業上訴和复核委員會(HPARB)上訴

本文是揭露 2013217日的第二個博客 (blog) 延續篇及 201218日為泌尿科醫生 Dr. Victor Mak 麥文勇醫生的冷血醫療事故,他的謊言,隱瞞以及偽造手術報告之事。該博客 (blog) 還述及和安大略省內的外科醫生學會蔭庇麥文勇醫生的失職和專業失當行為。

Dr. Victor Mak 麥文勇醫生投訴概要

日期:2008 522
地點:加拿大安大略省列治文山 York Central 醫院,(現改名 MacKenzie Richmond Hill Hospital
手術:根治性前列腺及雙側淋巴結切除
醫生:麥文勇醫生 Dr. Victor MakDr. Victor Mak 亦是安大略省内外科醫生會的同儕評審員

Dr. Victor Mak文勇 醫生對程先生的手術失職和錯誤:

1.      麥醫生切出的只是脂肪組織,而非淋巴結
2.      麥醫生沒有刪除整個前列腺腺體,他使病人留下癌細胞
3.      麥醫生在前列腺手術時切斷了患者程先生的3條血管
4.      麥醫生在手術過程中在 45 分鐘内使程先生流了超過其身體的總血液量
5.      前列腺手術中麥醫生使程先生的直腸穿洞
6.      麥醫生在程先生手術後一天處方以治療腸道損傷虊 “Flagyl” “Cipro”
7.      程先生在修補直腸手術中同時要補縫尿道及先前由麥醫生施前列腺手術的破裂地方
8.      12天內程先生接受了三個大手術
9.      程先生在旭康醫院 York Central Hospital 留院後的第 43 天逝世

Dr. Victor Mak文勇 醫生掩飾隱瞞他的失職和錯誤:

說謊:
1.      麥醫生謊說已完成切除淋巴結
2.      麥醫生謊說已清除所有癌細胞
3.      麥醫生謊說已治愈程先生的癌症

隱暪事實:
1.      麥醫生在前列腺手術報告中隱暪他在手術中切斷了程先生的3條血管
2.      麥醫生在程先生修補了直腸手術 2 天後才寫他的切除前列腺手術報告,用 並沒有把直腸洞穿的事寫在他的報告中

偽造手術記錄:
1.      麥醫生偽造他手術記錄說“沒有一條血管遇到麻煩”
2.      麥醫生對程先生失血超過 4000 cc 血液只用 滲血”來掩蓋
3.      麥醫生在他有参與修補程先生直腸手術他目睹他所施的前列腺手術對程先生造成的傷害,在他延遲及偽造的手術報告用“小心不去損害直腸”來掩飾他的過失
4.      程先生直腸被洞穿麥醫生歸咎於是其他醫生的直腸檢查所致
5.      麥醫生在替程先生施前列腺手術後第二處方 Flagyl Cipro 此兩種常用於因治療腸道受傷防感染的藥物。麥醫生肯定知道他已割傷程先生的直腸

向安大略省內外科醫管局(CPSO)作新的投訴

雖然經 Dr. Ali Otman Fiture 在程先生施前列腺手術後作的檢查已確指出程先生的直腸穿洞,麥醫生仍然否認。

Dr. Ali Otman Fiture 的顧問報告在 CPSO 的兩次 調查中,均被失踪,CPSO 認為施前列腺手術後直腸會“變薄又經 Dr. Ali Otman Fiture Dr. Luke Bui 多次檢查而弄穿的。而 CPSO 亦拒絕回答被失踪的文件下落又不去調查為何程先生只是施割除前列腺手術卻再要受兩個外科及腸道科醫生的檢查。

HPARB 的第二次判決後程家再向 CPSO 投訴程先生直腸被洞穿的事,及文件再失踪, 理由包括:

1.      由麻醉報告,說明在前列腺手術中,程先生在 45 分鐘內流失了超過身體的總血液
2.      CT掃描顯示直腸因損傷而有膿腫
3.      Fiture 醫生的顧問報告顯示直腸穿洞
4.      麥醫生為程先生施前列腺手術後次天處方 Flagyl Cipro 治療腸部損傷

HPARBCPSO 作進一步調查。程家再授權 CPSO 再向醫院取文件查。

明目張胆,濫用權力

有趣的是,被 CPSO 視作附加文件 Fiture 醫生顧問報告,在 CPSO 的兩次調查中及應送去評估員的內容均被失踪。

此外,至少有12頁的護士圖表手術後每日體溫高達 38.7◦C 亦不包括在調查的記錄內。通過消除關鍵的醫療報告和手術後體溫升高的記錄文件,CPSO 巧妙地編織欺騙和編做故事,目的是宣告麥醫生無罪。

一個無用的委員會 (HPARB)

委員會作為 CPSO 的後偱,HPARB 的第二個決定是自相矛盾的,充滿歪曲事實。委員會極為嚴重偏見和對投訴人欺凌。醫學和法律專業人仕包括以下:

HPARB 委員會人名:
Bonnie Goldbery,律師
Lydia Stewart-Ferrira,律師
James Dault,退休中學校長
CPSO:
Robert Byrick 醫生
Nasimul Huq 醫生
Robert Mervyn Letts 醫生
James Wilson 醫生
Ian Davis 醫生,評估員
Mr. R. Pratt 先生,公 眾人士
Margaret Obermeyer CPSO 兩次調查的調查員

HPARB 極度偏幫 CPSO 及麥醫生是對安大略省的醫療制度及專業一個公然的嘲笑,此舉實使HPARB CPSO 的名譽受損,無論如何,很明顯地,他們甚至用 67 項高深法律性及技術性荒謬的廢話來威壓程家卻不能提出絲毫醫療文件和臨床證明以反駁程家的充份,合理,足夠的文件,這些文件足以支持程家對麥醫生的指控。

HPARB 毫無根據的推理與程家強而有力的臨床證據

對前列腺手術中直腸損傷和感染必要的,不可缺少的徹查

HPARB
適當的調查並不需要詳盡無遺。

事實:
在訴狀中提出的一個問題是,麥醫生在前列腺手術中損害程先生的直腸,為了方便 CPSO 調查,程家對 HPARB CPSO 發放了醫院的記録文件。

CPSO:
病人的手術後情況不具直腸被穿孔的條件(如有發熱,升高白細胞數目.....等)如有才會被考慮直腸穿洞是在前列腺手術中發生的。

事實:
CPSO 沒有任何文件可以提出來給 HPARB,亦沒有足夠的證據及理由去宣稱程先生的直腸穿洞並不是在前列腺手術中做成。

程家​​提交了醫院的記錄顯示發熱和白細胞計數持續升高的日子給 CPSO,這應該有理由質疑CPSO 所謂沒有發燒和白血球,沒有發燒和白血球升高是隠瞞證據的調查,程家提交了文件足以證明了直腸確實已因受傷而感染。

HPARB 接受了 CPSO 結論,而從來沒有懷疑過 CPSO 的宣稱,程先生的直腸穿洞和受感染和手術中的錯誤無關呢?

探測檢查

HPARB
在考慮 CPSO 的結論時,HPARB 並不考慮其與 CPSO 的意見是否相同,而是看其結論能否有具有理由的文件去支持。

事實:
如同意 CPSO 認為沒有發燒,白血球沒有升高,HPARB 必需同意一個事實,即 CPSO 報告的結論是要有理由及具資料支持。

那管程先生經前列腺手術後從醫院的紀錄已清楚紀錄了有發燒及白血球升高的數據,但HPARB 仍然接受 CPSO 所說 沒有發現例如發燒,白血球沒有升高是否兩者不是指證了有感染嗎?

HPARB 接受亦不去懷疑 CPSO 沒有發燒白血球沒有升高所以直膓沒有受感染,但醫院紀錄否定了他們的說法。

客觀證據

HPARB 客觀的證據手術後一天是這様的來淡化 CPSO 的錯誤。”

事實:
直接顯示感染的跡象,和不可辯駁的事實,證明 CPSO 在其決定是不合理的關鍵點,HPARB 不負責任和不合理放棄這個有力的證據,不是探索 CPSO 的解釋,但選擇了保護麥醫生與偏見的意見。

對真理的欺凌和詐騙

HPARB
......由投訴人提供的醫院對病人的護理報告指出了病人手術後有發燒與 CPSO 2012 年的結論 病人沒有受感染的象徴是互相予盾。

事實:
1.      首先,它不只是“護理報告”,程家提交最少 12 份護士記錄,顯示病人每天都發燒,根據醫院病歷,連續 7 天直至直腸修補後才回復正常。
2.      其次,它不是患者“可能是手術後的溫度升高......”病人肯定有過另一個原因而不是僅僅手術後的正常情況。
3.      通過扭曲事實和欺凌,HPARB 只認為程先生的案件在他們看來只是一個孤立的案件。

忽視了的資料

HPARB
......HPARB 指出,CPSO 在其初步調查過程中,收到了的病程記錄是患者發生高溫後所録,因此,CPSO 在兩次調查時面前已有病人手術後高溫的報告。

事實:
HPARB 自相矛盾的證據

1.      HPARB CPSO 同一口俓說病人沒有發燒,白血球沒有升高
2.      然後,它說,患者“可能有發燒”
3.      現在,它說:“CPSO 在兩次調查時面前已有病人手術後高溫的報告。

事實是,在醫院的圖表顯示程先生在手術後,連續發高燒 7天。


CPSO 選擇了無視程家的醫療顧問論點,即 HPARB 會或者故意忽略了醫療資料文件,或他們根本缺乏基本技能知識去了解它。

HPARB:
......一直沒有資料支持申請人代理人的說法,而去說8位醫生或忽視或缺乏基本知識。”

事實:
 1.      病程記錄的記錄患者的手術後高燒”是程家代理人提交的資料之一。HPARB 仍說沒有文件支持程家的資料,極不合理。
2.      HPARB 承認在 CPSO 已有程家的醫療文件,仍說病人沒有發燒,白血球沒有升高,一是他們忽視了程家的証據,一是他們那些專家連人體的正常體溫是多少,甚麽是白血球應有的數目等基本知識也缺乏

偏頗的決策

HPARB 極為嚴重的偏見,欺凌和強勢的決定。

不能解釋的大量失血

病人在前列腺手術中的 45分鐘流失了全身的總血量,但 HPARB 接受了CPSO 的解釋是病人在手術中只是“滲血”,但卻沒有任何文件去支持其宣稱。

事實:
1.      20081022日,ICU 的主管 Dr. Hy Avi Dwosh 醫生給 CPSO 的信亦承認程先生在手術中有巨大而顯著的失血
2.      如果 HPARB 看過麻醉記錄和血庫的記錄,他們應該能夠看到,每隔 10分鐘,一個單位的血液被輸仍跟不上失血

這個快速的輸血量文件亦記錄在程家的向 HPARB 作第一次的複核會中,程家的醫學代理人亦提供了白紙黑字的麻醉科醫生報告和血庫取血紀錄。HPARB 接受麥醫生不具證據去支持的大流血只是渗血

20 年來文獻指出前列腺手術過程中數據顯示失血量應是 900 cc 1032 cc 之間,亦不可能在 45 分鍾 滲出了超過病人全身血液量的 4000 cc. 程先生身體的總血量是 (3500 cc) ,因此,巨大的失血決不是如麥醫生所稱 渗血所做成。再次,即使有臨床事實,CPSO 仍忽视了可信的文獻紀錄,仍接受麥醫生沒文件及事實證明的大量失血原因是 渗血所致。

任何人都可以看到 HPARB 審查的合理性和適當性的缺陷。即使是一個非專業人士也可以知道甚麼是發熱,並從醫院的記錄可見白血球細胞增加,即使是一個非專業人士也能夠從麻醉師的演繹和血庫記錄了大量失血和大量快速輸血,在 45分鐘的時間內大量出血的發生,麥醫生說出血只是 滲出”,並在手術報告中用“沒有單一條的出血血管”,即使是一個非專業人士也可把“出血”和“滲出”區分。

評估員兩次關心失血情况,他表示:“失血 4000 cc4升)的量是值得關注的。他本來期望麥醫生對大量失血的性質和原因有評論

程家在書面和會中口頭上也把這點提交 CPSO,但 HPARB 均不作考慮此事實而只接受 CPSO所說。
 
醫生的處方抗生素

另一個重要的資料,麥醫生自己亦懷疑在手術中使程先生直腸受傷,他在手術後一天給予程先生 Flagyl Cirpo,這類抗生素是治直腸損傷的,麥醫生在修補了程先生的直腸洞後在其假報告上寫 小心不去傷害直腸

CPSO
抗生素被提供[患者]作為一種預防性措施,而不是因為手術中懷疑直腸受傷。”

然而,CPSO 的矛盾被 HPARB 拆穿:

......CPSO 2012年的結論,說患者沒有顯示手術後的第二天有感染的跡象。”

事實:
 1.      HPARB 並沒有質疑這 CPSO 的評論其真實性,但接受了醫生處方是手術後用來預防感染而CPSO 卻說沒有感染。
2.      程家提交許多護士筆記來證明手術後有發熱和白血球數目升高,此為病人表現了腸道損傷而感染導致的跡象。
3.      預防性抗生素 Ampicillin Gentamicin,是由麻醉醫生在 2008522日手術前給予,但在2008 523日下午 8:00於麥醫生處方 Flagyl Cipro,而 Flagyl Cipro 這兩者都是用於治療腸道損傷而受感染的典型的抗生素,故 CPSO 把此二個醫生的處方混淆,誤導人們的注意力。
4.      醫生處方曾遺失,所以 HPARB 沒有注意到程家和 CPSO 對此的辯論。

物證篡改

CPSO 沒有在其權力內解釋程家的要求。根據 1991年監管醫療專業法,HPARB 審查的任務是審議 CPSO 調查無論是否充足時,其決策的合理性,或兩者兼而有之。但 HPARB 無權解釋或指控 CPSO 沒有調查的地方,程家在第一次向 CPSO 投訴已把 4 份主要文件列出,其後文件失踪,在這方面,某些人仕違反了1991年監管的醫療專業法 C.18sched.2s.763)(其中,它規定“禁止或妨礙任何人不得阻撓調查或隱瞞重要事實或者隱瞞從他或她或銷毀任何相關的調查。)程家重新批准這些丟失的文件的發布,然而,奇怪的是,一份由 Fiture 醫生的顧問報告證明程先生直腸穿洞的文件(見附報告),仍然沒有在此進一步調查中出現。




程家特別要求 CPSO 答覆為何此報告仍不出現。然而,CPSO 什麼也沒做,但 HPARB 竟放任CPSO 要負的責任。

HPARB
“雖然在最初的審查中,雖然 CPSO無法解釋文件失踪的原因,但現在來說,此點已沒有實際意義,因 CPSO HPARB 的審查中已得到它......”

事實:
“這一點現在是沒有實際意義”,HPARB 基本上抺去了某一方的犯罪行為,所以其調查不僅是不公平的,而且亦不符合 HPARB 所說的 CPSO 有理由,調查充分

加拿大最高法院

程家已提出了實質,有事實支持的論據來挑戰 CPSO 對他們的上訴的決定。最可悲的是HPARB,作為 CPSO 最後的救命稻草,以加拿大最高法院的文件來作為自己的救命草,意圖證明自己的調查是足夠和合理的。
 
HPARB
紐芬蘭和拉布拉多護士聯盟在法庭上對紐芬蘭和拉布拉多(庫務局),2011 SCC62[2011]3 SCR708中法官 Abella 指出

原因可能不包括一個審查法官想有的所有的論據,法律規定,法理學或其它細節,但在一個合理的分析下這並不抨擊到任何原因或結果的有效性。

HPARB 對這案的分析可被解釋為這樣:

最高法院認為,原因不必包括一個審查法官想有的所有的論據或細節,但這不會駁斥到原因或結果的有效性。

一個外行人對這最高法院的解讀將是在沒有審查法官想有的實質和無可辯駁的事實和證據下,那麼審查法官可以在一個合理的分析下堅持原因或結果的有效性,雖然原因可能不包括所有的 論據,法律規定,法理學或其他細節

事實:
程家指稱,麥醫生曾在程先生的前列腺手術過程中使其直腸受傷,但 CPSO 裁定:

...(如發燒,白血球升高...),如果在手術過程中發生了傷害會被發現。”所以,根據最高法院模式,審判的證據或論據是視乎白血球的數目或沒有發燒。

CPSO 的上訴審查的時候,程家不僅只付去護理報告,每天發燒和白血球升高的報告等等確鑿的證據,CPSO HPARB 均說直腸無損,那 HPARB 的裁決是否合理?

對麥醫生的另一指控是他偽造手術報告,他在報告中隱暪了事實的真相,麥醫生在其報告中聲稱“滲血”是對失血量的虛假陳述。CPSO 辯稱,HPARB 亦同意,所以兩者均認為麥醫生並未作假 隱暪事實。

根據最高法院的案件下,無論檢討甚麼都是徒然。

唯一的證據,CPSO 可以參巧的借鑒是:
 
1.      手術報告沒有對失血的評論
2.      出血通常不是由一個獨立的地方而是從盆腔靜脈叢滲出

所有這些都不可以解釋的大規模和快速失血的原因,就是主要血管出血的結果。

事實:
程家認為,在另一方面,有直接的論據,大量的出血來自外科手術部位不僅僅是“滲出”。

無論麻醉和血庫的記錄表明,大規模和快速輸血為每 10分鐘一個單位,前後不到 45分鐘,已輸了4000 c.c.血,病人手術前體內血容量 3500 c.c.

此外,程家送了一份臨床研究的醫學文獻 20年的數據開前列腺手術的失血範圍。在麥醫生的報告指出絕對不能用來作為程先生的失血量的可信和真實解釋血只是“滲出”。麥醫生手術報告中的滲出”,HPARB 有這些證據可用理性去分析其真偽

1.      “手術報告沒有對失血評論
2.      “出血通常不是由一個分立的器官流出,而是從盆腔靜脈叢滲出”
3.      由醫院的麻醉報告和血庫取血記錄展示大規模和快速的失血記錄
4.      從醫學文獻顯示出程先生在手術中的失血量不符合近 20 年來的臨床數據範圍內
5.      Dwosh 醫生去 CPSO 的信亦承認了有巨大出血
6.      評估員關注巨大的失血量
7.      即使 CPSO 亦指出,“麥醫生應在其手術報告內詳細地描述失血的原因及他採取何種步驟來控制失血

最高法院要求判案的法官作一個有理由的分析及判斷,就算這些法官沒有他想要的証據:  (麥醫生自已沒有供認及亦沒有一個手術過程的錄影帶之下),這些 HPARB 都想要的証據,上面程家列出的七項証據都應該是有足夠的証明讓法官作一個有理由的分析來証明麥醫生對程先生 渗血是否是一個真正的陳述。

評估員的關注

對麥醫生的指控都是事實,包括他謊說已切出了淋巴結,他無法解釋對大量流血的原因和理由,報告 僅僅是用“滲出”,在他的延遲手術的報告中,並沒有透露對程先生直腸的傷害,所有這些都顯示出麥醫生的醫療錯誤和專業不當行為的程度和嚴重性。
 
評估員曾兩次提出了關於麥醫生的淋巴結切除,高容量血液流失,和他延遲了手術記錄的關注。CPSO 同意。HPARB 也同意 CPSO 的關注。

HAPRB
“手術報告沒有評論失血... CPSO方面認為,被投訴者應該在他的手術報告中作一些細節描述失血的原因和理由,與及他用甚麽步驟來控制失血。”

“然而,CPSO 強調,它仍然關注的是,答辯人沒有足夠的文件記錄失血,以及沒有及時記錄其手術過程。”

......鑑於對淋巴結清掃的程度評估的關注,CPSO 有合理的,表達對答辯人......

事實:
如認為麥醫生被投訴人嚴重指控其不勝任及專業失當仍是符合一個泌尿科醫生的行醫標準,是不合理和理由不充份的,只僅僅說他們關注但不去抨擊麥醫生的說謊及在他手術報告中隱瞞事實的真相就是違反了 CPSO 的操守條例。HPARB 同意了CPSO 訂出的泌尿科醫生的手術標凖是:

1.      可以割斷病人血管
2.      手術中可以有不明原因的大出血
3.      不需割除淋巴核
4.      可以割穿直膓
5.      說謊話
6.      容許偽造手術報告
7.      有關醫療文件不止一次失踪,甚而兩次,最終仍被 遺失

附加資料

HPARB
......HAPRB 將此案發回 CPSO 作進一步調查,因為它確定了有一部分文件不在調查文件中,亦沒有提供給獨立評估員。具體來說,HPARB指示 CPSO 提供給評估員的應具文件是

1.      醫生處方
2.      手術同意書
3.      麻醉記錄
4.      2008530日腸科醫生,Dr. Fiture 的顧問報告,和 CT 掃描報告,根據這些記錄並重新考慮此案。

“附加文件已獲得及已提供去 CPSO 評估員。”

CPSO 第二次調查時已獲得這些文件”

事實:
1.      首先,HPARB CPSO 提供附加的遺失的文件給評估員,是程家重新授權醫院取得的作進一步調查之用。然而,記錄每天的護士記錄的發燒圖表中,及 Firture 醫生二○○八年五月三十日的顧問報告,顯示在程先生的直腸穿洞等文件至今仍下落不明。對此,HPARB 沒有給出真正的,合理的陳述。
2.      其次,評估員並沒有說明他得到了什麼額外的資訊。但可以肯定的,一個附加的文件沒有被發送到評估員就是 Fiture 的顧問報告,因為這份文件是從來沒有列入兩次 CPSO 調查的記錄中。對此,HPARB 沒有給出真正的,合理的陳述。
HPARB 本因 CPSO 在第一次調查中不把此次的附加文件包括在內而命令其作進一歩調查,但該等文件在 CPSO 的進一步調查中仍未有納入,所以 HPARB 的結論是不合理和不足夠的。

HPARB寫道:
HPARB 審查......所有在包括在調查中的文件 要考慮是否合理和足夠。”

程家期望“所有文件”是包括他們向 HPARB 提交了的重要文件,包括發燒和其他被 遺失了的病人日常記錄,HPARB 的結論是不合理的,因其應審閱的文件仍有部分下落不明,所以此案仍未完結。

HPARB審查員的資格

HPARB 忽略了程家提供了臨床 ; 可信,有事實去支持的文件及論點,但接受了CPSO 連一張支持其論點的證明文件也沒有的結論。

HPARB:
“投訴人的意見是擔憂她的代理人在醫療上的証據和 CPSO 的結論上有所分歧。”

事實:
程家代理人同意只是有實質,直接,白紙黑字的醫療文件及臨床數據和事實。

HPARB
......CPSO 的醫生評估其他醫生的行為時有權考慮利用其專業知識作醫學判斷。但是......一直沒有提出支持申請人的代理人的說法,即 8 位醫師要麼選擇在他們面前刻意忽略醫療資料或缺乏基本技能去了解它的資料。

事實:
程家代理人已經提交了口頭和書面的資料,其中包括醫院記錄,文獻和統計數據去支持他們的申訴 包括 (這八個) 醫學專家無法看到實際的發熱,白細胞異常數字和感染的記錄前所錄得的醫療信息,那麼他們要麼是缺乏基本技能去了解它或者他們忽略了它。

引述錯誤

HPARB
......該申請人辯稱,CPSO “從來沒有回答我們的問題,指對他們的八點的投訴,並對他們的書面投訴沒有被關注。”

事實:
程家多次向 CPSO 查詢,特別是兩次均是作為調查員的 Margaret Obermeyer 訽問被遺失的文件下落及有機構違反了 監管的醫療法 禁止妨礙CPSO 根本沒有回答他們的問題。

HPARB
......HPARB 沒有被申請人所指控答辯人或他的同事偽造文件的指控說服。”

事實:
一直以來,麥醫生通過寫一個不真實及延遲的手術報告,程家提出他們關於失踪了文件給CPSO

HPARB 如是說
這一點,現在沒有實際意義

HPARB
“雖然在最初的審查中,CPSO 代表無法解釋失踪的文件下落,這一點現在是沒有實際意義了,因為 CPSO HPARB 的指示下,得到它,並在申請人的投訴的情況下進行評估的。

事實:
程家已重新授權在 CPSO 的進一歩調查中再重新得到文件,但文件仍下落不明。程家認為有機構涉嫌違反衛生廳的條例,HPARB 卻說:“這一點現在是沒有實際意義”,而不是質疑CPSO 令文件再次失踪,HPARB 暗示,法律沒有目的。HPARB 發出不合邏輯的決定。

向申訴専員提出申訴

CPSO 的兩次調查,忽略了真實的醫院記錄來洗脫麥醫生的罪證,而 HPARB 選擇了只青睞 CPSO 完全沒有文件支持的意見,這,CPSO 是否已經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不合理在評估麥醫生的嚴重手術失當和他的手術記錄的可信度及其沒有與事實有關的意見和騙人的陳述而互相矛盾。

審查行政法庭或 HPARB 決策時,申訴專員的權力是否包括:

1.      其決定是基於現有的證據
2.      提供了關於其決定充分理由
3.      申訴專員可以提出建議,以解決任何他發現有問題的地方。

申訴專員:
......他已審閱調查的記錄,並滿意所有 HPARB 的證據。”

我們的辦公室 HPARB 滿意,考慮了 HPARB 在發出其結論之前已看過証據並列出理由來支持其結論”

事實:
1.      HPARB 的決定不是基於現有的證據,因為 CPSO 甚至沒有任何單一的證據,來支持其意見。
2.      申訴專員並沒有提出為什麼他認為對 所有的證據已進行了審查” ,其實重要具體的證據從調查的記錄中被移除了。
3.      申訴專員必須考慮到 HPARB 的自相矛盾和歪曲事實後所作的結論。
4.      申訴專員由程家向申訴專員提供了CPSO 調查過程中被省去的證據,不過,他無法確定和解決 CPSO 的結論
5.      申訴專員無法看到背後的問題,誤導,沒有證據為基礎, HPARB CPSO 的結論為是。

申訴專員:
......申訴專員...不考慮案件的事實,好像他就是原來的決策者。”

事實:
HPARB 不考慮本案的事實,申訴專員亦不考慮案件的事實而支持腐敗的 CPSO

程家反駁申訴專員對 HPARB 的無所作為而不足和不合理的決定,並請申訴專員收回其決定。申訴專員拒絕與程家會晤。

申訴專員:
......我們不會接受您的投訴亦不採取任何進一步行動......在這個問題上的任何進一步的通信,你們的來信將被保存在文件中,不會再答覆。”

總結

被調查的醫生是泌尿科醫生麥文勇
CPSO調查四個知名醫學專家
Dr. Robert John ByrickMD
Dr. Nasimul HuqMD
Dr. Robert Meryn LettsMD
Dr. James WilsonMD
Mr. R. Pratt, 公衆成員

他們一致作證說,他們沒有看到發熱,白血球細胞升高,或有感染,但醫院的記錄圖表清楚地和這些專家相反。這些專家不能分辨出正常發燒體溫,他們無法理解什麼是感染,他們相信病人被施手術後一天才處方以抗生素是用來 預防感染而不是用來 治療感染,他們不能區別 渗血  巨大流血,而後者可令病人在 45 分鐘內流失了超過全身的總血液量,他們相信病人的直膓會在割除前列腺後 變薄更可以 穿洞,而穿洞是由於手術後外科醫生對病人的多次檢查而致,更不是由泌尿科麥文勇醫生的錯失造成,在真理面前他們說假話。

評估員 Dr. Ian Davis 醫生沒甚麼額外的資料提交給他,他在始終沒有齊關鍵性的文件但仍然認為麥醫生合乎行醫標準。出於這個原因,泌尿科醫生的標準做法即包括:

1.      可以切斷病人3條血管
2.      不明原因的大量出血令患者流失了整個身體的血液
3.      淋巴結並未切除
4.      割穿直腸
5.      待“觀望”結果而偽造手術報告
6.      文件被遺失
7.      謊言
8.      手術報告中有所隱瞞
9.      違反 CPSO 的操守條件


CPSO 的兩次調查員 Margaret Obermeyer 不只一次,而是在兩次的調查中,在眾目睽睽之下堅實的醫院記錄選擇地失踪,不是一次,而是兩次

HPARB 個律師
Bonnie Goldbery
Lydia Stewart-Ferrira
一個退休高中校長
James Dault

忽略了全都有証據的臨床證據,但支持 CPSO 甚至連一份文件支持的結論也沒有,作了一個高度偏見和非循證決定。HPARB 赦免 CPSO 的罪行,CPSO 遣返了醫療條例,CPSO 甚至說文件被遺失没有任何機構要負責。HPARB 寬容 CPSO 其違反衛生法規範的部分"禁止或妨礙"—"任何人不得阻撓調查或隱瞞重要事實或者隱瞞從他或她或銷毀任何相關的調查。”

安省申訴專員 Mr. Marin 的辦公室很滿意 HPARB 的決定,因為他聲稱,HPARB 已“審閱所有文件”,但實際上並不是所有的文件被放入審查中。

結論

安大略外科醫學院的是自我監管機構完全已道德破產。它缺乏問責制和透明度。它不能履行起自己的規章制度對成員醫生麥文勇醫生違反衛生廳 CPSO 訂立的操守條例,反而代之的是從程先生的案件中把健康條例破壞蕩然無存。

當特權階級,腐敗的政府機構和立法機構無能而合存在於社會中,它可以顛覆真理和正義。安大略省的 HAPRBCPSO,安省申訴專員和衛生廳在此案中均判麥文勇醫生無罪說明了上述的一切。

程家和 CPSO 正在進行的鬥爭中遭到揶揄,CPSO 亦不執行其健康條例,安大略省議會的議員無視程家屢次懇求幫助,反而把程家列在政治捐款的行列中; 主流的加拿大媒體認為這件事情不值得報道。在安大略省醫生犯錯得到很好的保護,視病人生命如草芥。一個不稱職的醫生違反行為守則竟能得到赦免,受害者試圖尋求正義和問責制被當局欺負扼殺。安大略省需要一個透明和負責的衛生保健系統。

正義不僅要做,
司法也必須有目共睹。

程家正在等待從 CPSO 對他們關於程先生直腸損傷責任作出裁決容後再刊。敬請關注。

程先生的案件在一份中文主流報章上報道。